当前位置:linkpower.cn娱乐《历史的温度》2
《历史的温度》2
2022-09-18

原标题:《历史的温度》2

作者:张玮 中信出版社 2018年2月

“史书上的一段话、一个名字,甚至一张图,在作者张玮(网名:馒头大师,拥有30万历史爱好者粉丝的微信公众号“馒头说”作者)的笔下,都可以呈现出一张张意想不到的面孔。张玮尽可能地用辩证的眼光,结合当时客观的环境,设身处地去看待那些著名的、有深远影响力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。历史不再是冷冰冰的年份和数字,而是一个个有温度的故事,一个个有血有肉的真实的人。”

抵达港口下船后,乘船的很多乘客都不知道,那些能让海军总司令亲自上舰查看的箱子,里面装的是价值连城的故宫文物

1949年1月28日,农历除夕。

整个南京城笼罩在绵绵细雨中。

在下关码头,1700个盖着油布的箱子,已经在那里堆放了好几天。老百姓都不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,但从箱子周围森严的守备来看,里面装的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。

下午,码头终于缓缓驶来了一艘军舰——国民党海军的“昆仑号”。这艘军舰,是专门来接运码头上这1700个箱子的。但是,等到军舰靠港时,码头上的工人们却无动于衷。原来,工人们在闹罢工,已经僵持多日。

经过一番交涉,工人们的要求全部被满足,只要能先把那些货搬上船。

“昆仑号”在1948年被改造成运输舰,有前后两个船舱。那些海军司令部人员和家属,很快就占满了后舱。这也导致1700个箱子,只有500个被装进了船。

这时候,一位高级长官模样的人带人上了船,他表示,希望大家能够服从安排,先下船再说。但是哪有那么容易?没有人肯听他的话,有些孩子和妇女开始哭了起来,有人带着哭腔喊:“桂司令!什么东西能比我们人命重要?”

那个被叫作“桂司令”的,是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。在满舱的哭声中,桂永清一言不发,最终只能下令:把所有的寝室、餐厅、医务室,全部用来堆箱子,再放不下,就堆甲板上!

在忙乱的搬运之后,1700个箱子,最后只搬上去972箱,其余的被再送回仓库。正当“昆仑号”终于准备起锚,这时候,又有人送来了四个大箱子,并一再叮嘱:这四个箱子非常重要!

无奈,船上人员再将士官室的桌椅拆掉,放进这四个箱子,然后起航。严重超载的“昆仑号”一路颠簸,路上又不断停靠,终于在1949年2月22日抵达了台湾的基隆港。

抵达港口下船后,乘船的很多乘客都不知道,那些能让海军总司令亲自上舰查看的箱子,里面装的是价值连城的故宫文物。

这早就不是故宫的文物第一次“搬家”了。

1931年,日本发动“九一八事变”,短短时间内,东北三省沦陷,而离东北不远的北平,已经可以闻到硝烟的味道。是否要迁移故宫的国宝文物?怎么迁移?一场争论随即展开。

当时的国民党元老张继,主张将国宝迁往西安,而当时的第一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易培基主张转到上海。当然,也有不主张迁移的,比如当时的院长助理吴瀛,他主张再观察下形势,并善意提醒易培基:“古物一出神武门,责任即重,问题多,闲话也多,意想不到的是非或将由此而起,最好不要轻易做这样的决定!”

但是易培基反倒生气了:“大敌当前,国家到了这样的地步,我们都不应考虑这些问题,你这是推卸责任!”

吴瀛随即不再劝阻。

1933年1月,日军攻入山海关,时局愈加险恶,故宫的文物迁移已经势在必行。当时的国民政府行政代理院院长宋子文代表政府做出承诺:“北平安静,原物仍运还。”最终,故宫文物被决定迁往上海。

1933年2月5日中午,大批板车进入了紫禁城北门的神武门。日落时分,从紫禁城到车站开始全面戒严,夜色降临,早已被精心打包装箱的19557箱故宫文物正式启运。

当时沿途军警林立,街上空无一人,排成长列的板车都朝着火车站方向移动。装载着大量故宫珍贵文献、书画、档案真本(包括全套文渊阁《四库全书》)的专列随即缓缓启动。

专列被严格防卫:车顶四周架设机枪,车厢内遍布武装押运的士兵,沿途都有地方军队保护,还有张学良的骑兵时而护卫。除了特别快车,其余列车都要让道给这些专列。

第一次的故宫文物转移,是后来历次转移中条件最好的一次。但这些文物一出故宫,从此关山万里,颠沛流离。(连载一)